季风洋流

Now You See Me

他是真能担的起玘这个字 未经雕琢时是有棱有角的样子 有时候甚至硌着疼 岁月润物无声 现在看来带了点经过打磨的、不完全的温润 然而玉摸起来都是沁凉的 他严肃的时候 眉眼间的凉意就一层层的铺盖下来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季风洋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